当前位置:主页 > H生活墙 >中国时报社论国际军事介入中东的两难困局 >
中国时报社论国际军事介入中东的两难困局
发表日期:2020-04-27 14:59| 来源 :H生活墙| 点击数:128 次
中国时报2日社论「国际军事介入中东的两难困局」内容如下:
 
 这几个月来,每逢星期五,全世界政府与媒体都紧张待命,不知道哪一个北非或中东国家会爆出动乱;星期五是伊斯兰的礼拜日,群众聚集清真寺,星期五祈祷结束后,群众对政府的不满,常相激相荡借机发洩出来,或是游行,或是攻击政府建筑,佔据首都中心广场更是常见。 

 如今,茉莉花革命已不再限于一个国家,除了已经变化的埃及,以及正在变化中的利比亚,未来最重要的两个爆发点会是沙乌地阿拉伯与叙利亚。 

 沙乌地可以说是这波革命要推翻的政权典型,它不仅没有民主,社会还极端保守封闭,所有国家财富掌握在八千名王族手中。沙乌地的问题有两面,不仅它镇压反抗的民众,同时还是「反革命」的老大,派兵协助其他国家去镇压群众,半个月前派了两千名「警察」到巴林维持秩序,现在又介入叶门,希望让情势不至失控。 

 但是美国与西方国家却投鼠忌器,不敢要求沙乌地民主,而不敢「介入」的原因之一是,不愿意打乱中东的权力平衡,千年以来,逊尼派的沙乌地向来是对抗什叶派伊朗,在此刻,沙乌地也是美国的坚强反恐盟友。 

 更重要的原因是原油。目前几个产油国:阿尔及利亚、突尼西亚、利比亚都发生革命动乱,只有靠沙乌地增产,才能弥补得过差额,在今年通膨蠢蠢欲动之际,沙乌地的重要性已不止于地缘政治,还对全球经济复甦有影响,但西方连批评都不敢,看在其他国家眼里,心理痛骂这是双重标準。 

 叙利亚则有準利比亚的特性:政府对美国与西方不友好,镇压起来更是杀人不眨眼,一九八二年现任总统阿塞德的爸爸派空军去轰炸手无寸铁的平民,死亡数字超过万人。现在叙利亚又再度面临民众抗暴的关键,军方已经枪杀了几百个人,总统阿塞德虽然辞退所有内阁成员,平息民怨,但发表演讲时,仅同意会逐步改革,没有取消紧急状态。 

 美国在考虑叙利亚变局时,首先担心以巴情势会受影响。叙利亚与以色列有戈兰高地主权争议,叙利亚向来透过真主党控制黎巴嫩,威胁以色列北部,但这些年来,美国暗中下功夫,已让以色列与阿塞德政府祕密谈判几次,很可能是继埃及后,另一个与以色列达成安全协议的阿拉伯国家。 

 但穆巴拉克是个先例,在他掌权期间,以色列与埃及享有长时间的和平,但他下台后,民主政府势必受民间反以色列的情绪影响,情况只会更坏,不会更好,叙利亚也是一样,阿塞德被逼下台,肯定会朝向灾难的方向发展。 

 但如果阿塞德学他父亲强力镇压,平民死伤惨重,美国与西方国家会面临要不要介入的两难;目前利比亚已无法收场,空袭才两周,五角大厦已花了五亿五千万美元,更不用说所动员的舰只与战机,还要再「人道介入」叙利亚吗? 

 许多国家会趁机打压国内刚冒出头的民主嫩芽,譬如伊朗,目前软禁两位敢挑战现任总统的民主领袖,将拉夫桑加尼剥夺领导权,都在防止茉莉花革命,如果大规模示威,德黑兰当局像二○○九年那般镇压,西方要军事干预吗?西方有心无力,不是目前的军事能耐可以应付得了的。 

 目前新兴强权对于以美国为首的旧强权并不以为然。在联合国利比亚禁航区决议案投票时,金砖四国─巴西、俄罗斯、印度与中国大陆,虽然都在安理会中,却都投下了弃权票,这表示他们虽不赞成,但也却不好公开反对。 

 但接下来的军事行动,中国大陆与俄罗斯却开始强烈批评,认为超越了联合国授权,并且要求利比亚内战要以和平方式解决,也就是不同于西方在伦敦会议中,设定以「没有格达费」为前提的政府重组,他们要求的是停火,包括北约的攻击,接下来是政治和谈。 

 也许西方认为金砖国家的意见不重要,但是随着军费拖累经济,联合国须要再度授权,全世界的舆论会越来越重要,没有正当性,仗是打不下去的,伊拉克战争才不过是七年前的事,美国与西方难道还没有学到教训吗?
相关推荐